诺愿

【all金】《狼孩》(七)

余:

*年龄操作,幼金,养成
*这其实是一篇全员(养)宠金的长文,慢热,不合格金吹。
*格瑞和金没有见过,加入研究所后认识秋,不存在幼驯染
*巨ooc,四处ooc,无处不在ooc,避雷,幼儿园文笔,垃圾分段,废,坑
*格瑞父母没死,偶尔客串
*更新纯属靠心情
*种草系列,啰里八嗦



总目录:"
http://yu999277.lofter.com/post/1f2644af_11d9bcfd


对狼而言,睡眠质量是能够存活下去的关键,如果睡不好,睡不够,或是睡的太久,放松警惕,都有可能会让自己陷入生命危险中。

也许是温暖环境反差,或是持续了逼近一周食不安寝不足的情况。

直到临时会议开始前,以及秋被接到调班通知后得知自己要被调到分所去,才依依不舍地同窝在格瑞怀中的金道别。

那依依不舍是真的依依不舍,接完电话后秋的脸色黑成一片。

然后僵着格瑞把金裹在怀里坐了三个小时,才在丹尼尔的拖拖拉拉下出了办公室门。

接着直到被格瑞抱回了自己的房间还在沉睡。
————————
会议时间

“……我是说那次教案设计…”“不是……”“……到底是关于什么……”“难道会议没开……”
“………”
“……”

噪杂的声音环绕在会议室中。

因为秋在研究所里最多只能算是副所长,以及长年被上级调遣到各地分部,总部里的人员也都很少见。
所以除了一些老员工,这些职务较大说话也没什么顾及的新职务便开始讨论一些会议有关或无关的事。



再比如说,关于副所长罕见的会议时间迟到两个半小时的原因。

“彭—”一声轻响从会议门传来,在座的各位都没来由被吓了一跳。

不过会议室倒是安静了下来。

脸色依旧不是很好看的秋大步径直走向会议主座坐下便翻开助理整理好的会议材料草草察阅。

“……”但显然秋已经没有想要继续开会议的心思了。

“所长,这次会议主要是关于分部将上任的领导,希望参考各组支持发下意见。”站在一旁的助理壮着胆上前。

“………嘉德罗斯?”四个黑体白纸黑字印在材料上。

“是的,关于这位临时领导的裁证,其实是个上面的人派下来的人物,年龄不大,但关系却不小,虽然只是做做表面工作,但上级依然想通过我们的建议。”

这么一看确实像回事,但其实也就真得是做做表面样子罢了,该批准的早就批了。

“……通过”轻叹了口气,秋也只能作罢。

谁让秋在别人眼里也只是个关系户,纵然给研究所带来的好处不少,但还是有不少人只是一方面的认为。

“以及关于副所长将被派去分部的通知已经下达。”助理又补了一句。

“…是因为分部刚建立缺少人手吗?”秋答道,抿了抿唇。

“………是的,于今天下午十点上飞机航班。”

“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还通过的在座的各位都听到了,这次会议主要也是为了商讨今后的有关规定。”

“…所以会议结束后可以将方案发到我的邮件上,我将一一审查。”

“……那么这次会议结束。”秋率先站身来,走出门往金的方向去。
————————
另一边,金还在熟睡,看样子是要有一会才能醒来。
而格瑞坐在电脑前查看先前下的网络订单,填写一些基本信息,送货地址什么的。

“叮——”屏幕的右下角跳出一个红色圆点,一封“来自秋”的电子邮件被格瑞按住鼠标点开。


「新邮件(1) 来自:秋


关于明天上午八点我将要离开研究所总部,你的父母决定把你委托给我时起,但出于工作原因,希望能够以临时监护人的身份请你陪同去分部工作(•́₃•̀)
职位虽然一样,但分部位于凹凸市中心,也有相对的学校,我还是希望能够继续受到教育,以及与公与私,因为接下来的工作可能会加大,由于处理分部的事情…(ノДT)
所以我也希望你能把金带好,把金寄托给你照顾,我也会努力将欠下的还回来!(以及关于金的过程我也会好好说清楚(つД`))

以及身份住处学校我都已经准备好了(•̀ω•́)✧提包入住!一部分人包括凯莉和紫堂幻也被派到了分部~

ps:关于金的照顾问题我已经像凯莉确认了,凯莉也愿意提供一些建议,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可以确定的是金拥有的类似狼类的生存习性不是偶然,这一点我也汇报给了上级,应该很快能得到反应!!

pss:学校的名字和住宅地址已经发到你的邮箱里了!记得查看୧(﹒︠ᴗ﹒︡)୨
psss:格瑞你也不小了吧!整天板着脸像个什么样!这次去凹凸市也是为了锻炼你!记得要交几个良友阿(・᷄ᵌ・᷅)
pssss:啊啊啊啊啊!金啊啊啊!我的弟弟回来了!!(划掉)


凹凸公历3024年4月27日-」

无视了最后两个ps,格瑞再次点开了购物网站,把到货地址全给过一遍,再点开了几百年都没打开过一次可以种草的QW(类似qq软件),打开了一个少女粉红的头像“星月魔女”并戳了下小窗。





[all金]你究竟有几个师父(18)

乔伊:

*ALL金,原著向平行世界。


*前文: 01~15  16  17






 


18


 


金很快就顾不上处于暴走边缘的雷狮了——实际上雷狮保持这个状态更方便他实现目标,在保证两方存活的情况下,只有使出全力才有机会获取分数。




但他刚想给嘉德罗斯充能,就听见对方的声音带着沉沉的低气压穿透他的耳膜。




“滚回去,渣渣。”




语气可谓相当恶劣了,甚至都可以想象得到嘉德罗斯此刻那张满脸嫌恶的臭脸。




金不屑地哼了一声:“真是好心当作驴肝肺,所以这次我才不会听你的呢!”




“你想死吗!”




“嘿嘿,被打的反正是你,我才不怕!”




“……”




金时刻提醒自己不要得意忘形,他现在可是处于两边不讨好的状态,嘉德罗斯不领他的情在意料之中,要注意语言上不能过多激怒对方,好不容易才冲破一个口子,万一再给他顶回去就没那么容易二度附身了。




至于雷狮……之后要杀要剐随他吧,现在管不了那么多了。




金觉得自己现在犹如一名壮士,悲壮的壮。


 




雷狮已经几乎放弃了远程攻击,面对金的元力技能似乎信心满满,动作甚至可以用简单粗暴来形容,但从他的神情中又好像不是那么回事——金下意识地紧张,仿佛又回到了训练状态。




与其说是游刃有余而肆意妄为,更像是急着想要发泄某种情绪。虽然雷狮的不羁随性是出了名的,但只因为对手换了个人——实际上只能算是换了一个技能,金并没有掌握身体的使用权——就把原先的计划尽数推翻,这显然不是正常现象。




这种违和感竟然是金最先发现的,虽然只有短短一天的相处,但或许是通感的原因,对于眼前这位无法简单推论其性格的海盗首领,金的直觉相当敏锐。即使他现在由于附身嘉德罗斯而失去了感知雷狮情绪的能力,也依然能从对方气场上的微妙变化察觉到问题所在。




但也仅仅止步于此了。




金意识到由于自己过度在意雷狮的感受,已经让嘉德罗斯有所察觉,继续下去一定会惹对方生气。他此次行动的目的是为了帮嘉德罗斯拿分,最好是能逃过系统的眼睛——至少现在系统没有出声警告,应该还在允许范围内吧。光是“小心谨慎”已足够耗费他的精神力,要是嘉德罗斯再产生逆反情绪可就麻烦了。




内心对雷狮说了声抱歉,他开始集中精力给嘉德罗斯输送元力。


 




“渣渣,你和那个海盗做的事,我都看见了。”




谁想原本应该专注于战斗的嘉德罗斯却突然对他说了这么一句话。




金微微一愣,不明白对方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他的精神依然高度紧张不敢放松,许久竟憋不出一句回应。




好在嘉德罗斯也没指望他能讲些什么,又继续自顾自说了下去,但接下去的话却让金更不知该如何作答。




“我讨厌你和他在一起,看着碍眼。”




“……啊?”




“你以后不许再和他有任何接触,不然我就杀了你。”




“……”




他现在可以问为什么吗?好危险啊还是什么都不要说了罢……




“总、总之你先拿了这一分啦!不然你哪还有机会杀我哦,自己都要被淘汰了……”




金真心觉得自己现在聪明极了,居然学会了不正面回应——接下去他都不敢相信自己到底有多天才,嘉德罗斯竟然接受了他的回答,不仅接受,连心情都转好了。




“哼,你以为你在和谁说话?乖乖睁大眼睛给我看着,你这个渣——渣。”




虽然依旧嘴上不饶人,但这句“渣渣”居然叫得怪温柔的……呃一定是他的错觉。




金暗暗叹了口气,熊孩子的心情真不好猜。




无论如何,嘉德罗斯这句话还真起到了安抚的功效,金听完就预感这一轮没问题了,嘉德罗斯一定有什么办法,不会坐以待毙的。


 




他刚松一口气,意识突然一阵震荡——嘉德罗斯被雷狮一锤子甩到了墙上。




砰——




金感受不到疼,但他知道身后的墙壁已经被撞到开裂了,雷神之锤的威力毋庸置疑,幸好战斗时有元力保护,不然参赛者的身体很难承受住如此强力度的撞击。




“嘉德罗斯你没事吧?!”




他没有立刻得到回应,钻入耳朵的是另一个人的声音。


 




“打扰你们神交真是不好意思。”雷狮神情漠然,声音冰冷,盯着嘉德罗斯的眼神中除了杀意再无任何情绪,“怎么现在不说话了?怕一开口被小鬼发现其实你情况很糟糕?呵,我怎么不知道嘉德罗斯还有这一面——”




不知想到了什么,雷狮的目光更沉了些,举起雷神之锤抵住了嘉德罗斯的脖子,“你明明只需要知道怎么战斗,做个战斗机器就够了。”




依然没有听到嘉德罗斯的回应,手上指环的灼烫感吸引了金的注意,是流血了吗?他努力想去感知,却一无所获。




空气变得极其安静,连离子碰撞的声音都消失了,这让目前还是魂体状态的金感到不安,但潜意识里,他依然相信着嘉德罗斯。




金知道嘉德罗斯没有失去意识——因为他的眼睛还是睁着的,也因此,金得以透过这双视线,看到对面雷狮的脸。




此刻的雷狮看上去竟然有些温和,他的目光直视嘉德罗斯的眼睛,金甚至有种错觉,他看的不是嘉德罗斯,而是透过嘉德罗斯在看自己。这个认识让金紧张不已,他真的很害怕和雷狮对视,但此刻他别无选择,必须要盯紧对方的一举一动,要是嘉德罗斯还没反应,他硬着头皮也只能上了。




却见雷狮微微扬起头,嘴角挂起一抹残忍的笑意。




“金,乖孩子,我看见你了。”




“……?!”




雷狮的声音甚至可以称得上温柔,但这份温柔却叫人毛骨悚然,像是藏在棉花里的炸弹——金觉得如果现在他是实体,那么即使是空气也会在接触到他皮肤的瞬间噼啪炸开。




手部抽搐性地挣动了下。


 




“怎么样,后悔吗,他原本可以不用死,但他现在却不得不死——因为你背叛了我。”




“你甚至不知道他到底是谁吧,哼,嘉德罗斯,圣空星禁术研究最成功的产物,他本就是没有感情的生物,就算你再帮他,也不会收获任何回报。明白了吗,我愚蠢的徒弟。”




“你现在应该做的是滚回你自己的格斗场,或者——”


 




一瞬间,似是凝固的空气重新流动,密密麻麻的声音充斥了整个空间,雷狮周身再次布满元力电场,头巾在他身后因力量流动而不定地飘舞。




现在的雷狮,若是受他一击。




——会死。


 




金终于意识到,刚才那只是——


 






**


 


 




暴风雨前的宁静。




格瑞看安迷修的眼神完全变了,之前的困惑不安全然消失,焦躁的情绪却快要满溢出来。安迷修说了什么他听得一清二楚,但此刻他的大脑中却烧得只剩下一个词。


 




——爱慕者。


 




他当然懂这是什么意思,看安迷修的样子也不是开玩笑,但事情怎么会变成现在这样?他的发小虽然行事鲁莽总不能让人放心,应该不至于对外人做些越界的行为才对……




这个骑士是外人。




格瑞这么想着,皱起了眉。




“安迷修,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对面的骑士此刻温柔的笑容尤为刺眼,格瑞不断提醒自己冷静下来,也许是他误会了什么,但安迷修接下去的话语却完全打碎了他自欺欺人的防护墙。




“抱歉,你可能会觉得我疯了——在刚意识到自己爱上了一个男孩时,我也觉得自己疯了。我愧对师父,是我的修为还远远不够,金他……只用一个吻,便从我这里拿走了所有东西。”安迷修反握着剑柄,按在自己胸前,缓缓闭上眼,“所以,我现在想做的仅是无愧于心,如果让自己继续迷惘下去,我可能这辈子都无法容许自己再注视他。”




格瑞右手死死握着自己的武器,安迷修说的每个字都是助燃剂,脑中一片星火,越烧越旺。




“只有这一点我做不到,我想要看见他的脸,无论如何都想在他身边,无论是作为他的师父,还是——你不是他最好的朋友吗,格瑞?我想我首先需要得到你的认可,理由……仅此而已。”


 




“……”




时间仿佛静止了,又好似已经漫长到失去了比较的意义。




看似耐心极佳的二人,却只是沉浸在各自浓烈浑浊的心绪中难以抽离——终于,烈斩重重插入地面,格瑞抬起冷漠的双眼,声音冰凉如寒月霜降。




“这里是凹凸大赛,金不需要你的保护。”




这句话穿过繁复的噪音屏障砸入耳道,安迷修心中却一片了然。




“我要的是什么,你明明知道,不是吗?”




“……有我就够了。”




“你刚才还说这里是凹凸大赛,格瑞,我们是一样的。”


 




默契这个东西很玄妙,或者说,你既然选择打破这份心照不宣,就应有觉悟承担后果。安迷修显然做到了,他硬生生抗下了烈斩毫不留情的一击,再次拉开两人的距离,即使格瑞的攻击已不再考虑任何后果,他也依然不急不躁,嘴角甚至还带着淡淡的微笑。




“看来你打算杀掉我了,希望理由不是因为我要追求你的发小……很多时候我都觉得你把他保护得太好了,格瑞,朋友不是这么当的。”




“……你们都是男的,你应该很清楚。”




“所以,如果我是女生,那就可以了吗?”




这场战斗至此已不能称之为战斗,以猝不及防开始,却总会草草收场。




格瑞身体顿在原地,眼中不再是清冷的泉水,汹涌的海浪拍打礁石,深不可及的漩涡正愈演愈烈。


 




“……不可以。”




他握紧手中的烈斩,本就浅淡的唇色愈发显得苍白。




“可是你只是……”




“不可以。”




“……格瑞,你不可以替他做主。”




“……我了解他,他一直……他……”




声音突然卡壳,格瑞瞪大了眼睛,如梦初醒,他意识到自己遗漏了一个关键性的问题,金确实从未有过感情史,因此他在这方面应该是一片空白,他根本什么都不懂,他甚至——!




他甚至会亲吻男性。


 


 




**


 


 




雷狮的全力一击打在了破碎的墙面上,后被系统墙壁后的防护屏障反弹,他接连后退了几步才稳住身体。




千钧一发,金终于松了口气,要是他有实体,此刻一定出了一身冷汗了。




倒是嘉德罗斯不紧不慢从箭头上跳下来,还煞有介事地评价道:“果然是渣渣喜欢的运动,无趣。”




……妈耶我见到活的口嫌体正直了这家伙明明刚才还悠哉游哉飞了一圈才下来的好嘛一副依依不舍的模样明明超喜欢玩滑板的!




金当然不敢当着嘉德罗斯的面说这句话,他还是分得清主次的。




“你刚才干嘛不说话呀,吓死我了,想着干脆直接附身算了又怕你闹别扭和我内战。”




“……就你还想附身?哼,还早八百年呢。”




“你……你也才九岁好不好!”




刚说完金赶紧闭上了嘴,这家伙真是太讨厌了总让他忍不住怼回去,怼回去还要生气,可恶的熊孩子。




但熊孩子今天却特别好说话,沉默半晌,反而语气平静地说道:“刚才海盗说的你都听到了,我是人造人,全星球最先进的科技都汇集在我身上。”




“……我知道啊。”我知道你很牛逼了好吧。




“所以我的身体在耗损严重时会有自发防卫机制。”




“……啊?”




“所以说——这里没你的事了,可以滚了渣渣。”




“……我我我才不信呢!不行!你先拿这一分我再走!”




“我让你滚,没听到?!”




这人干嘛啊!刚才还能好好说话呢,反复无常!




“我才不要呢,你万一死了怎么办,我不要你死啊!!”


 




语言有时候才是最有力的炸弹,只是金在这一刻尚且一无所知。


 


 


TBC。




嘉金线收割了!


大概下一章就可以完全收割了?


开心!作为第一个出场的嘉总!他努力了!(有吗


雷总非常抱歉!作为赔偿我立刻滚去写雷金only!(x


这篇瑞哥初始好感是100(伪) 所以会出现这种情况……emmmm。